再次很严肃的提醒,不是小说,而是根据我的亲身经历、亲眼见闻、亲自访谈而写成,没有杜撰的情节,也没有集多人的事迹于一人身。


世界比你想象的更大。


======


各位朋友们还记得我在上篇《中国黑客传说》中提到的A君吗?


「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强大的地下黑客之一,在本文中我姑且称他为V。


之所以是之一,是因为我还认识另外一个叫A的黑客,A宣称自己成功入侵了包括Google、Facebook、Twitter等你几乎能叫得上名字的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。」



V的故事已经讲完了,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A君的故事。


启蒙时代


A君从小学6年级开始学习Pascal编程,而和他同龄的大多数孩子在那时还只会看卡通和打电玩。


到了2001年时,中美黑客大战爆发了。受中美黑客大战的影响,A开始对黑客技术产生了浓烈的兴趣,那一年他还不到15岁。


中美黑客大战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里程碑的一次事件,影响了整整一代人。很多现在的优秀黑客和安全专家,都是从那时起投身进入这个领域的。如果没有中美黑客大战,也许像A这样的人就不会脱颖而出成为一名黑客,而是会默默的在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。中国从来不缺乏优秀的人才,缺乏的是培养人才的土壤和契机。幸运的是,黑客大多出自草根之中,靠自学而成长。


在中美黑客大战后,一个偶然的机会,还在读初中的A发现他的英语老师正在浏览一个黑客网站,其实他当时是来问一个英语问题的。当时A就像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一样,缠着英语老师想要学黑客技术。


「我也喜欢电脑,还会一点点Pascal编程。」


英语老师经不起软磨硬泡,也许是感觉到了这个孩子的灵气十足,就答应了。A从此踏上了成为一名黑客的道路。如果不是这次偶然的机会,A的黑客之路也许还要晚个几年,但A早已心神向往之,他迟早会早上这条路,他是命中注定要做黑客的人。


从英语老师这里,A学会了一些基本的攻击技巧,如弱口令破解、IPC$管道入侵等。A开始利用这些技巧在网络上寻找弱点。英语老师还给了A一些中文和英文的黑客站点。对于看不懂的英文站点,年少的A只得抱着一本厚厚的牛津字典,一个词一个词的看国外黑客讨论技术问题。


很快A就对黑客技术入迷了,使用电脑的时间也大幅增加。很小的时候,A家中就有了电脑。说到此处,我不得不感叹一个好的启蒙环境对人成长的重要性,如果A的父母没有这么重视孩子的培养,如果A不是这么早的接触到计算机技术,也许不会造就像A这样出类拔萃的黑客。


为了A的学习和成长考虑,他的家人开始限制他使用电脑的时间。但就像大多数人的童年一样,与父母斗,其乐无穷。


为了不让A无节制的玩电脑,父母把键盘给拔下来锁到柜子里。A就自己凑零花钱买了一个键盘,藏在家里的沙发地下,趁父母不在的时候就拿出来用。后来父母把网络停了,这招比较狠。A就想办法去同学家借电脑来扫描弱口令,盗用别人的帐号上网。那时候还是163拨号上网的年代,上网的费用也比较贵。


上了高中后,A获得了一台梦寐以求的笔记本电脑,那是一台淘汰下来的IBM T20,是他的表哥给他的。A的表哥也是他的电脑启蒙老师,教他Pascal编程的人。自从得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后,A的学习效率大大提高了。在这段时期内,A开始学习C和Python编程,并经常混迹于水木清华BBS、Linux中国、ChinaUnix等论坛。虽然很多文章看的一知半解,但强烈的求知欲迫使他更加努力的学习。


他开始啃「TCP/IP三卷」、「80x86汇编语言程序教程」、「C语言程序设计」,而这些书,大多数的专业学生在大学才会开始涉及。在安全方面,则开始啃xfocus的几位大牛写的「网络渗透技术」,这是早些年国内在安全方面最好的著作,以生涩难懂著称,但能啃下来的人,在内存攻击这方面的基本功肯定就扎实了。有一次,A在书店看到了「黑客X档案」的杂志,回去就订阅了全年。这本杂志致力于介绍各种黑客工具、入侵方法和技巧,对A后来的成长帮助颇大。


黑客的爱情


也就是在高中,A经历了他的初恋。


女孩是他曾经的同桌,朝夕相处下,情愫暗生。有一次愚人节时,女孩半真半假的对A说:「我喜欢你」。笨拙的A以为仅仅只是一个玩笑,一笑而过。等到暑假要分班时,A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,他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孩。可是男孩脸嫩,不好意思开口,怎么办呢?黑客自然有黑客的办法。


A为此专门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,写好了一个QQ盗号木马。当时QQ的安全防护还很脆弱,学校机房也没有装杀毒软件,但是装了还原卡。A摸清楚了女孩班里上计算机课的日程表,然后利用课间休息的机会把木马偷偷安装在了教师机上,并写了个批处理自动推送任务把木马安装到了所有学生机里。


于是A顺利拿到了女孩班所有同学的QQ号和密码。他登录了女孩的QQ后,新建了一个名称很肉麻的分组,把自己的QQ号给拉了进去。过了几天后,A发现新建的分组被删了,于是又添加了一次。反复几次后,女孩终于来找A了。于是发生了以下狗血的对白:


「其实在之前愚人节你说喜欢我的时候,我是多么的希望那天不是愚人节啊。当时我没答应其实是因为拉不下面子,等答应后你说那是愚人节,我想多了。直到分班后,我才发现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上你了。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?」


女孩不做声。这时候A竟然像吃错了药一般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:


「要是你不答应,我就把你QQ上的分组信息说出去,说你暗恋我还不承认!」


女孩白了A一眼,骂了句「神经病啊!」,转身就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
第一次表白,以惨败告终。


不料祸不单行,一个月后,东窗事发,在教师机里放的木马被老师发现了。那时候A还没什么经验,不知道怎么擦屁股,留下了明显的个人信息。A被老师叫到了政教处,教育了好几个小时。那是A第一次被叫到政教处训话。还好老师比较好,只是口头警告和写了一篇800字的检讨。可惜这篇800字的检讨似乎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,A依然我行我素,特别是在学习黑客技术,以及对女孩的感情攻势上。


A见上次表白时的威胁对女孩不管用,就又使出了死皮赖脸软磨硬泡的功夫,每天在校门口去堵女孩:


「不答应我就一直跟着你走,让人看到我和你在一起!」。


不知是真的担心被人看到,还是女孩其实原本是喜欢A的,她最后答应和A在一起了,但只能偷偷摸摸的。


讲到这里,A不由感叹道:「想想现在的孩子,初中就光明正大的谈恋爱了!」


两人的关系一直维持到了高中毕业,女孩出国了,A也去外地读大学,从此各奔东西。


(待续)